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日志

 
 

一个假期  

2018-07-22 12:1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美国的第四天。

周二早上从家里出发,在机场吃饭,度小月。幸运的没有被预报的大雨取消航班,下午五点左右顺利起飞,十二个小时后,降落在小牛队的主场机场。(似乎最近改名叫独行侠了?!我是有多久没看NBA?!)达拉斯的机场十分巨大,让我去过的许多机场都相形见绌。于是乎,排队入境的人也是人满为患。因为第一次来美国的时候,DC的机场人流稀稀拉拉,让我误以为这是常态。排队几次之后,才发现,入境等待一个小时以上才是常态。入境后,取行李。因为飞机上那三四个青少年团的好心,我们的行李已经被隔在传送带旁边了。skylink转到另一个航站楼,转机去Charleston。转机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中国人的面孔了。LT一早就守在窗口外等候着。算下来,Salt差不多有七个多月没有和LT在一起了。

也是不易。

七月中旬的时候,兴致高昂地跑去参加研究生暑期夏令营。尽管江河日下,但是夏令营还是来了不少的全国各地的同学们。虽然早上跑去撸了一个面,但是周一上午导师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副惨绝人寰的场景。这也十分容易令人觉得宽慰,我的名字并没有出现上宣传册上,于是乎,我差不多和升哥一样是一个查无此人的隐藏角色。胡老师牵过来一个同学,说,你不敲门怎么知道里面没有人?明明有人嘛。

是的,导师见面日的上午,我们办公室的大门是紧闭着的。这其中既有双方面的坎坷不安,也有双方面对于未知的恐惧。胡老师牵过来的是一个辽大的男生,本意是想学数论,可惜张老师已经去南京过上了快乐的新生活。胡老师觉得该同学大三结束还没有学过近世代数,选择代数表示论多少有一些不太说得过去,于是就牵到我这儿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位同学,我多少可以看到一些我十二年前的样子。翻了翻成绩单,决定随便聊聊。聊的第一个问题是“举一个T_1但是不是T_2的例子”。这是其实本是我当年研究生复试的时候,老板问我的问题,当时没有答出来。从铁狮子坟坐331回buaa的路上忽然记起了答案。所以同学没有答出来我也不意外,于是改为问T_1和T_2的定义,还是不知道。我看着成绩单上拓扑学“优”的成绩有些犹豫了。随后,该同学跟我讲了他在课上思考的单位圆上有理点和无理点的多少问题。我打断了他,问了第三个问题,[0, 1]上面的有理点是否稠密?想了一会,说不稠密。接下来,我便开始了考虑委婉拒绝的理由了。

实话实说,拒绝之后,有一些难受,尤其是考虑到可能不会有老师给他签约的机会。难受的点在于,聊天的时候,多少还是能感觉到该同学态度还是很好的,成绩也不坏,除了英语差点之外。这几乎和当年的我如出一辙。实事求是地讲,现如今自己混成一个loser,多半和自己打基础阶段的薄弱基础,意志软弱和品味养成的缺失不无关系。大概说来,这位同学无非也就是本科阶段见识的东西少了一点罢了,正如我本科毕业时对于当时数学的发展和研究前沿一无所知。当时没有知乎这样可以看别人吹水的地方,唯二的地方还是博士论坛和繁星客栈。

当然,现在这两个地方都不复存在了。至少,精神上是如此。

Charleston是一个南卡南部的小城,downtown从一侧走到另一侧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的样子。第二天走路去一个公园,路过了Charleston College。尽管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学校,但是建筑的感觉很好,楼也多,是一个很舒服的学校。

晚上吃完饭,和LT,Salt还有岳父岳母下楼散步。LT以前总是说Charleston的夕阳无限好,看过之后,才觉得极是。也许这就是某些人所向往的中年生活吧,尽管我还是十分地不太习惯。

一个假期 - czy - BLOGS CZY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