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2017年10月08日

2017-10-8 0:27:31 阅读3 评论0 82017/10 Oct8

ios升级到11后,掉电似乎掉得特别快。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个错觉,八月在呼伦贝尔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即便只是开着4G挂个微信,没有充电宝出门总是觉得心里恐慌。升级到11后,卡顿倒是明显得很。看来苹果对于老型号过于流畅这一bug从未掉以轻心。

Salt十一病了一场,发烧。起因并不明确,也许是因为某一晚睡觉没有盖好被子着了凉。总而言之是三四天之后觉得不行便去了趟医院,抽血拍片子开药。因为LT的职业关系,很早我便把小朋友的健康问题全权交给LT;正如教育大权我一手在握一样。通常来说,让小朋友自己抵抗疾病,尽量少地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是比较科学而合理的。尽管输液能快速达到治愈的效果,但是长久看来并非良策。这就跟在高考前挥霍掉对于知识和科学的全部好奇和兴趣只为高考一样得不偿失。因为这个原因,Salt从未吃过消炎药,也未打过点滴。终于这一次大夫还是觉得不输液,而是开了点消炎药。通常来说,从未吃过消炎药的话,第一次吃效果往往比较好。正如许许多多事情第一次总是令人印象深刻一样。

中秋节那天和父亲奶奶叔叔阿姨一同去爬香山。奶奶是爬不动香山的,却依旧执意要去,理由是来都来了。尽管预计到了堵车的情况,却还是低估了堵车的盛况。阿姨和奶奶坐缆车上山,其余的人爬。大约三年前我还和父亲爬过一次香山,那次选的比较平缓的路径。这次却要陡峭得多,因为奶奶和阿姨在上面等,心想要快些上去才好。于是才有了这次如此艰难的爬山经历。其实香山并不高,约418米,但是想要在半小时一口气爬上去,却还是有些勉强。下来的时候,阿姨执意要爬下山,于是只好我和奶奶坐缆车下来。下山的人比上山乘坐缆车的人多了许多,于是又

作者  | 2017-10-8 0:27:31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4日

2017-10-4 0:56:23 阅读8 评论0 42017/10 Oct4

孔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因为这个原因,Chern被起名叫做省身。每天三次自我反思,这个恐怕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如果把反省的标准严格到一定程度,恐怕人生能够彻底反省个三四次,已经算是难得。

每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当然会由许多因素所左右和决定,比如父母,学校,社会。大到新闻中的轰轰烈烈,小到寻常街头的转瞬细节,皆有可能忽然让人有大彻大悟的可能。

在十八岁之前想过了一些问题后,我自认为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需要再为一些基本而又纠结的问题所困扰了。的确,之后的十五年我的确没有为这类问题困扰。

直到最近几年,那时的想法开始慢慢有些跟不上了。

晚上帮Salt洗完澡后关卫生间门的时候夹到了Salt的手指。这个事情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和不成熟。我小时候手指也被门夹过,那时其实已经不小,后来指甲慢慢脱落,换了新的。但是那时的疼痛却似乎依然记忆犹新。

父亲带着奶奶,以及叔叔阿姨过来北京看我们。说是奶奶,其实是外婆。从小家里对于这些约定好的称谓不甚了解,亦或者了解但是可以淡化之,于是我便将两边的老人均成为爷爷奶奶。叔叔和阿姨前几年来过一次北京,这次是开车来的,算是再访。看得出来,奶奶过来一趟尽管辛苦,却还是高兴的。

来北京时间长了,会觉得自己开始变得阳春白雪,有些刻意要和下里巴人保持距离。以至于有熟人过来,会觉得花钱买点东西亦或者请吃饭是最省力的途径,而需要花时间长久作陪最不讨好。毕竟北京生活工作节奏快,动不动就是感觉分分钟一两百万的样子。在北京的CBD和太古里,大家保持着刻意的距离和表面的和平,尊重隐私却又仅仅止

作者  | 2017-10-4 0:56:23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7日

2017-9-17 23:46:42 阅读9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2017-9-13 摄于东门外过街天桥

开学两周,泊盐也上了两周的幼儿园。

和一般的小朋友不太一样,最初的几天里泊盐似乎表现还不错。至少和那些开学初期幼儿园里常见的嚎啕大哭的小朋友们不一样。起初我还以为是我事先铺垫地好,结果第一周后半段开始爆发。从前一天晚上睡觉便开始嘀咕:“爸爸,明天我不想去幼儿园”说着说着,竟然会自己默默哭泣起来。

那一瞬间,我真有种小朋友是不是在幼儿园受到了什么委屈于是决定自己第二天跑去幼儿园当面与老师对峙的冲动。

三秒之后,冷静下来。老师说得对,最开始表现平静的小朋友,在后来几天几乎一定会发作的。许多家长都会莫名地以为自己家的小朋友与众不同,一定在某个方面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过去我对于抱有这种幻想的家长都是嗤之以鼻。现在才发现这种套路是有多么的容易被代入。

好在第二周开始终于可以接受每天必须去幼儿园这个事实了。于是对话变成了

“爸爸,我明天不想去幼儿园。”

“但是还是得去,对吗?”

“……对”

上了两周的微分流形初步。起初打算开这门课主要是因为自己当年没有学懂,觉得讲一讲对于自己也是一种再学习。至少印象里很深刻的事情是本科的微分几何几乎就是自己念博士时做助教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学懂的。

微分流形初步和研一的基础课同名,为了彰显出本科生选修课的特点。主干教材挑的是Do Carmo的《微分形式及其应用》,这本书短小精炼,内容不多但是写得很初等,感觉适合本科生课外阅读。其实这本书我并没有真正读过,只是暑假的时候从手术后才开始抽空翻翻。以至于几乎开课前还没有准备讲课的内容和顺序。真正开课之后,才发现备课量巨大。

作者  | 2017-9-17 23:46:42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2017-8-31 0:08:00 阅读22 评论0 312017/08 Aug31

幼儿园报到。

这个暑假说起来什么也没有做,严格来讲,是什么正经事也没有做。七月手术,八月从呼伦贝尔回来之后,便是租房,搬家,两边父母交接,Salt入园。

是的,Salt要上幼儿园了。

其实按照一般人的做法,去年这个时候,Salt便可以去上半天的婴班。因为家住得远,而之前我又在国外,一些准备的琐事办起来甚是繁琐,于是便让Salt在家又呆了一年。直到现在直接去上小班。

早上去报到,门口挂放着硕大的分班指示牌。小班有六个,而中班和大班各有四个。令人惊讶的是,竟然还有七个全托班。加上半天的婴班,幼儿园的规模有些让我吃惊。

我个人对于分班这种事情的印象只对高中的事情还有残留。大概就是也是跑去看分班,十四个班,除了最后的十四班是竞赛班,我被分在了剩下十三个中的最后一个。这也就造成了后来所有的故事。

幼儿园条件比我预想得还要好一点,老师也很nice+pl。心中暗想要不要跟苏老师牵根线。排队的时候遇到许多同事,有一些已然是二胎。男同事对于生二胎的意愿明显比女同事们要来得强烈。

班上的家长们加入了一个群。网上盛传的家长群的各种八卦现在已然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比如妈妈们整齐一致的回复方式,甚至包括那支玫瑰花。忽然觉得小朋友上学,对于家长来说也是一场大考。

不过不管怎么说,Salt总算是要去上学了。于是一天之中差不多有八九个小时有人来替我们来看管他,尽管其实我几乎没有怎么花时间平时。想到这里,真是要对幼儿园的老师感激涕零。尽管,这一切还没有开始。

我小的时候,觉得我的下一代上学

作者  | 2017-8-31 0:08:00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5日

2017-8-26 0:01:07 阅读23 评论0 262017/08 Aug26

2017年8月25日。

周三去西站把母亲接了回来,今天则送岳父岳母回家。期间的一天,搬了一趟家,双方母亲简单完成了Salt的交接。岳母临走的时候,母亲哭得很厉害,可见照顾小朋友真的是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

最近被中年危机刷屏。起初是因为一群抒发中年危机情怀的九零后,再后来就是因为保温杯。一个保温杯,包裹着一杯温水,撒上一些枸杞,或者一些西洋参片。握住保温杯,就好像握住了整个中年。

我对于中年危机的最初印象来源于《美国丽人》。这部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海报十分撩人,这也构成了最初我对她的全部兴趣。再后来,便是诸如《谈谈情,跳跳舞》这样的佳作。实际上,《谈谈情,跳跳舞》比《美国丽人》还要稍微早些,后来也被美国拿去翻拍。只是,役所广司似乎远没有凯文·史派西有名。

最近办公室御用的饮料已经渐渐从咖啡向茶倾斜了。最明显的例子是,桌上以前五光十色的各式咖啡已经被各式茶饮占据了半壁江山。菊花茶+西洋参渐渐成了新宠。这实在是不由让人感叹办公室的中年危机来得早了些。

Salt要上幼儿园了,我觉得我快要开始可以接受我已经为人父母这一事实了。

2017-8-25 摄于CUC

作者  | 2017-8-26 0:01:07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2017-8-17 23:20:25 阅读21 评论0 172017/08 Aug17

2017年8月17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国自然放了榜,这犹如古代科举放榜一样令许多人激动亦或者沮丧。尽管许多人的情绪早已在更早的时候得到宣泄。以前第一次听说小木虫这个地方,便是因为其基金的小道消息满天飞,比如今天,小木虫基金板块有将近十八万条帖子和回复。许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时,我是不屑一顾的。这实在太像范进中举的场面了。

晚上Salt跟我说他长大了要买BMW X6。三岁的时候,未来还是无限可能,不要说BMW X6,波音787也并非没有可能。只是,三十三岁的时候,便会明白,买一辆BMW X6,只是拥有购买BMW X6的钱是远远不够的。同时也明白,现阶段,BMW X6距离我,还是十分遥远的。

于是,当我回头看小木虫狂欢的场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一份不羁和狂傲。生活似水,冷暖自知。

说来也算是运气好,青年和面上都是第一次申请便拿到,这也为今后几年的预算有了着落而有了一些底气。大概翻了翻四位评审的意见,只有最后一位写了一些不太中听的话,这也变成了下一个阶段要让其好看的鞭策。

苏老师今天买了一本法国小说,其中有句话是说

“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当你意识到生命只有一次时,你就开始了第二次生命”

作家就是作家。

有一次开会的时候,作报告的人提到了一个纽结,于是便有人问这是哪个纽结。我翻了翻纽结表,说这是8_17,即交叉点数为8的纽结中第17个。坐在一旁的赵老师不以为然地说,这不过是个代号,知道了一个代号对于这个纽结本身并没有更多地了解。然而,8_17是纽结表里第一个不可逆的纽结(non-invertible knot)。

作者  | 2017-8-17 23:20:25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2017-8-12 0:10:05 阅读22 评论0 122017/08 Aug12

夏天的雨,淅淅又沥沥。

今天出门前感觉有雨,于是上楼拿伞,事实证明这是无与伦比正确的选择。白天坐在办公室的时候,风大雨大,隔壁办公室的窗户没有关,空气中弥漫着一团潮湿。如果有点海腥味,就有点海边的感觉。

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像十五年前那样坐在桌子面前不吃不喝连续工作八个小时了。办公室里必备的饮料也从咖啡慢慢过渡到茶叶和西洋参。到处都彰显大家正在从潮气蓬勃的青年向大腹便便的中年过渡。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有时会为了逃避真正的困难情愿付出更多。我也是如此。晚上算一个练习足足算了三个小时,中间几度放弃或者走神,好在最后还是算出来了。

有一个很古老的小学数学问题是这样的:两个人轮流从一盒装满100个棋子的棋盒中往外拿棋子,每次至少拿一颗,至多拿四颗,问先拿的人和后拿的人谁有必胜的策略?小学时的我总是喜欢直接从正面入手,从开始考虑起,从而陷入越来越繁复的发展变化之中。当年同班的罗磊同学便是直接给出了正确的解法。这个事情让我如此地印象深刻以至于现如今我依然对这样地套路感到惊异。

许多年过去了,我发现我的思维水平基本上还是停留在小学阶段,停滞不前。

2017-8-3 摄于额尔古纳某邻域内

作者  | 2017-8-12 0:10:05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4日

2017-8-4 23:47:34 阅读23 评论0 42017/08 Aug4

呼伦贝尔。

内蒙古的城市名字总是比较长,至少四个字吧。起初接到会议通知的时候我本事不愿来的,主要原因在于之前已经去过两次内蒙,尽管都是呼和浩特,但是想来不过也就是草原罢了。直到后来查了查地图才知道呼伦贝尔地处边境,甚至比东北三省的省会更要靠北。由于我并没有去过祖国的北方,心想也许这是个机会。

毕竟,不知道下一次有机会来呼伦贝尔是何年何月了。

呼伦贝尔,名字源于这附近的两大湖泊,呼伦湖和贝尔湖。开会在呼伦贝尔学院,住在海拉尔。起初在海拉尔漫步时,还有些感叹海拉尔的人烟稀少。后来去过呼伦贝尔古城后,才发现了另一片天地。去了额尔古纳,走了走额尔古纳寂寥的大街,逛了逛额尔古纳深藏的书店。兄弟情,篝火晚会。湿地公园,策马奔腾。满洲里,小北湖,肯德基。

大家在一起聊数学,也聊八卦。当然总是更爱聊八卦,从今年各项基金的情况,到院士增选,再到各种陈年野史。呼伦贝尔的牛羊当然都极好,只是天天吃牛羊却也受不了。呼伦贝尔尚且还有内蒙的特产,却依然难以买到一直蒙牛或者伊利。到了满洲里,却连内蒙的特色都没有了,一水儿的义乌产的俄式工艺品。十分无趣,倒是街头人头攒动的景象有些令人意外。早上跑去看了国门景区,也许刚从俄罗斯回来的原因罢,感觉十分无趣。到时午饭时的呼伦湖有些意思,只是可惜停留时间太短。

每年暑假结束前总觉得出去一趟,才会觉得暑假没有白过,才能安于开始新学期的工作。所以,这就算是暑假的结束吧。

作者  | 2017-8-4 23:47:34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9日

2017-7-29 22:51:47 阅读24 评论0 292017/07 July29

LT回来了三个礼拜,下午又登上了返回南卡的飞机。

整体来说,七月大概就是先去莫斯科体验了一把俄罗斯风情,然后中旬回来做了次手术,完了便是和LT带Salt北京乱跑以及和LT的师兄弟姐妹们吃饭聚会聊天。

换言之,最近一两个月也是信用卡耍爆的时节。步入而立之年后感觉生活节奏加快了,亦或者繁杂琐事有所递增,感觉并没有得闲,却又毫无进展。

在莫斯科的时候刘跟我说有一次在知乎上看见有人提到我,便好奇地跑去瞅了一眼。图文并茂。也许以后汇报工作讲到教学部分的时候可以引用一下。我的确是见过有人引用学生的人人网的内容作为第三方评价的,可怜我并没有人人网账号,而人人网却要转型做直播了。

暑假里的自然博物馆充满了中小学生,想想许多年前我和LT跑去自然博物馆看着硕大的恐龙化石约会,真是别有一番情趣在心头。

这周苏州的会没有去参加,问了问xiao,似乎还不错。明天要去海拉尔。

2017-7-20 摄于一个没有名字的公园

作者  | 2017-7-29 22:51:47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9日

2017-7-19 23:28:25 阅读21 评论0 192017/07 July19

年初有部电影叫做《情圣》。这部《情圣》并非二十多年前周星驰的那部《情圣》,而是国内一帮喜剧人改编自1984年美国电影《红衣女郎》的片子。而这部《红衣女郎》,又改编自1976年的法国影片《大象骗人》。我既没有看过《红衣女郎》,当然也没有看过《大象骗人》。只不过在看那段红衣女郎的片段时,心里起了一波涟漪。事后回想,莫非中年危机到得比预期得还要早?

今天从动物园回来的路上,司机收听的电台在讨论陈凯歌年底的新片《猫妖传》。来访的嘉宾对于陈凯歌的呲之以鼻呼之欲出跃然纸上。其实回想起来,《无极》真的有那么差么?

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我有时会反思一下人生。一般而言,人生观和世界观这种东西,十多岁的时候大概就已经定型了。往后倘若想要刷新一下世界观或者人生观,多半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事情。比如说,生一场病。这次的病,让LT从美国赶回来,打点各个方方面面。多亏了许多人的鼓励和安慰,让我有一丝慰籍。于是有了人生中第一场手术。尽管学术上一片狼藉,但是过往的岁月整体走来除了偶尔的颠簸,大体还算是一帆风顺。做一个手术,算是警醒,也算是转折。

大概从念博士开始,到工作后三年左右的时光里,我的心态多少有些畸形,大概就是那种既不安于现状却又无力去改变的状态的最低级的那种。过了而立之年,忽然觉得其实还是有许多其他的事情值得放一些心思在上面的。比如LT和Salt,比如两边的父母,比如形势走向,比如电影音乐,比如读书。尽管这并非我最初的本意,毕竟做好一件也是不易。然而却还是有些不可避免得落入了中年危机的疲惫之中。

其实,生活还是简单一些好。

今天微信

作者  | 2017-7-19 23:28:25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啦啦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