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回国之前

2018-8-20 12:35:57 阅读11 评论0 202018/08 Aug20

暑假结束了,似乎很久没有过这样一个漫长而又恣意的暑假了。恍惚之间,有些忘形,真是经历了许多。

OK, it is the time back to school.

2018-7-18 Charleston

作者  | 2018-8-20 12:35:57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次旅行

2018-8-12 10:58:14 阅读11 评论7 122018/08 Aug12

作者  | 2018-8-12 10:58:14 | 阅读(11)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一个假期

2018-7-22 12:12:12 阅读12 评论0 222018/07 July22

到美国的第四天。

周二早上从家里出发,在机场吃饭,度小月。幸运的没有被预报的大雨取消航班,下午五点左右顺利起飞,十二个小时后,降落在小牛队的主场机场。(似乎最近改名叫独行侠了?!我是有多久没看NBA?!)达拉斯的机场十分巨大,让我去过的许多机场都相形见绌。于是乎,排队入境的人也是人满为患。因为第一次来美国的时候,DC的机场人流稀稀拉拉,让我误以为这是常态。排队几次之后,才发现,入境等待一个小时以上才是常态。入境后,取行李。因为飞机上那三四个青少年团的好心,我们的行李已经被隔在传送带旁边了。skylink转到另一个航站楼,转机去Charleston。转机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中国人的面孔了。LT一早就守在窗口外等候着。算下来,Salt差不多有七个多月没有和LT在一起了。

也是不易。

七月中旬的时候,兴致高昂地跑去参加研究生暑期夏令营。尽管江河日下,但是夏令营还是来了不少的全国各地的同学们。虽然早上跑去撸了一个面,但是周一上午导师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副惨绝人寰的场景。这也十分容易令人觉得宽慰,我的名字并没有出现上宣传册上,于是乎,我差不多和升哥一样是一个查无此人的隐藏角色。胡老师牵过来一个同学,说,你不敲门怎么知道里面没有人?明明有人嘛。

是的,导师见面日的上午,我们办公室的大门是紧闭着的。这其中既有双方面的坎坷不安,也有双方面对于未知的恐惧。胡老师牵过来的是一个辽大的男生,本意是想学数论,可惜张老师已经去南京过上了快乐的新生活。胡老师觉得该同学大三结束还没有学过近世代数,选择代数表示论多少有一些不太说得过去,于是就牵到我这儿来了。

作者  | 2018-7-22 12:12:12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三三四四

2018-7-12 0:14:45 阅读8 评论0 122018/07 July12

生日的那天,LT微信过来说恭喜大家又同龄了。于是转眼就三十四岁了,这似乎是一个适合手捧保温杯,泡一点枸杞,发福身材支撑着一面微笑脸的年纪。

生日的那天,Manturov过来做报告。说实话,我并没有那么对Manturov感冒。一来,多少他是有一些nerd的影子的人;二来,我最近对于他propose的东西兴趣没有那么大了。尽管我可能还需要依靠virtual knot完成这一个过渡,但是这种舒适区的生活不正应该是中年油腻男力求避免的么?

Manturov这个月在CNU讲一个月的课。今年杰青的结果出来了,CNU基本上可以说在数学上碾压BNU了。这竟然多少有些激发起个人的使命感,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在十分消极的时候打一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Manturov跟我说他坚持要讲中文,书写也是中文。尽管他的中文有时候有一些词不达意,但是看见他捧着一本中英数学词典的时候,我也了然了他为什么可以在其实不那么大的年纪写了两三本书,写了近百篇文章了。换做是让我去俄罗斯用俄文写黑板做报告,几乎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那的确是太遥远了,我连英文都不利索,重新学俄文,而且是在性价比不太高的情况下,怎么想都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你瞧,这是多么典型的中年油腻男的想法:理性,功利,分析利弊,不去尝试遥不可及的东西,比如,理想或者信仰之类的。

丢火车,这支被一部电影影响的乐队,在那一首《火车日记》里唱到“还有谁在快乐的 坚持信仰?”

五月自己主动从IJM撤稿后,今天收到了另一篇文章接收的邮件。这算是第二篇未经修改直接录用的文章,

作者  | 2018-7-12 0:14:45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似水流年

2018-7-4 22:42:37 阅读16 评论0 42018/07 July4

晚上赶回办公室看完没有看完的paper,八点的时候想去操场转一转。想起没有带卡,有些遗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发了。到了操场才发现竟然开了右侧的小门。

十年前,大约就是零八年的暑假。玉春因为对班上某个女生心有所属,所以全寝室经常晚上跑到操场上寻找是否有机会邂逅到那位女生。说是去操场跑步,其实也不跑步;多半会踢毽子。北京有许多民间的踢毽子达人,我们不是,所以踢得十分难堪。小虎也许会跑跑步,那时的他正在减肥,每顿饭只吃一两米饭,另外还办了一张北邮健身房的卡,毕业时,似乎体重并没有什么变化。小范也会跟我一起下来,本科的时候,和小范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念研究生的时候有机会会被分到一个寝室。

后来,玉春并没有追到那个女生,小虎也没有减肥成功,小范利用公选课修了法语拿到国家公派名额去了法国,迎娶了师姐。玉春去了香山下的一所中学,小虎则去了温哥华。

十年后,我一个人坐在操场上的时候,想想现在在天津的小范,同在北京的玉春,和远在多伦多的小虎,心想真是似水流年……

2018-7-4 摄于西操场

作者  | 2018-7-4 22:42:37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6-21

2018-6-21 23:36:53 阅读23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最近BLOG抽风了,时常写好的东西发布后仅自己可见,别人打开会显示没有权限,亦或者根本就看不到被发布的内容。也不知是网易在抽风,亦或者是什么别的。

豆瓣开启了AI智能监控删除ID账号,莫非网易也在跟进中?

作者  | 2018-6-21 23:36:53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15

2018-6-21 23:31:35 阅读20 评论1 212018/06 June21

作者  | 2018-6-21 23:31:35 | 阅读(20) |评论(1) | 阅读全文>>

履职上任

2018-6-8 23:48:21 阅读23 评论0 82018/06 June8

大概是从高中开始,才开始真正“当官”,也就是当班长。说起来,这其中又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高一的班长任命较为简单,因为廉姐初中既是班长,所以到了高中被任命为班长是较为稳妥的选择。高一之后,文理分班,廉班长选择了文科,于是我被任命为班长。

许多事情从无到有的过程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从毫无当干部的经验到熟练地挂着班长头衔到处招摇撞骗的过程,基本也是让我大概了解到当班干部大概是个怎么回事,也大概地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之前简单的认知。

大学的后两年,班级分流,老白去了另一边,于是这一边便由我这个副班长顶替起来。现在回想起来,老白真的是当班长的料,单凭一次和老白以及吴同学去给大家买过中秋节的月饼,就让我学到了许多以前不耻于去学同时也学不会的社会学经验。大学的时候,我固执而单纯,认为黑白分明,简单直接真是极好的。即便真实的生活并非如此,但我还是会一厢情愿地把这当做理想国的模样。很多年后回头想来,不会便是不会,不懂便是不懂,无论心里有多趾高气昂,不会的,就是不会。大概也就是那个时候,让我了解到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复杂。

读研究生的时候,在研会干了一年,体会到了自己绝逼没有良好运调下属让整个团队整齐有序前进的能力。在自己苦逼同时又及其享受地放了一年电影之后,了然了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在仕途方面有所伸展的客观现实。便在打打游戏,逛逛街,拍拍照,看看电影之余一头扎进了学术。

直到最近又开始负责其一些事情起来。整个说来,事情还是无厘头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会在党委和行政班子这两个组织里占据了一席之地。然而,面对的,却是实打实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因

作者  | 2018-6-8 23:48:21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广州周末

2018-6-6 11:30:53 阅读15 评论1 62018/06 June6

陪Salt过完六一儿童节,第二天便登上了开往广州的飞机。从北方跑到南方来避暑。上一次来广州还是三十年前左右的事情。虽然几乎对于广州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心中默默念叨的是过来了,好好吃一顿早茶是不可或缺的。

天气预报上写着,广州一连一周都是雷阵雨的状态。太久没有生活在南方,一下子对于这样的预报有些无所适从。所幸的是,飞机降落的时候,终于还是憋住没有下下来。从机场出来,一股南国的潮湿热浪迎面扑来,几乎就要把人又推回机场。坐上了机场大巴,窗外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机场大巴2B线直达华南师大的酒店,这简直不要太幸福。办理入住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竟然是第一波到的。到达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三个人跑出去找吃的,以防万一,还是带了一把伞。根据大众点评的指引,广州最负盛名的几家连锁的茶楼,大概就是点都德,炳胜和陶陶居。没有本地人的带领,想要找到一家道地的路边小馆几乎是不可能的。大路货虽然是大路货,作为第一站,但吃无妨。

华南师大附近一家电脑城的四楼有一家店都德。这么传统的粤式茶楼开在电脑城的上面,多少还是有些让人觉得意外。三个人点了七八份招牌的蒸点或者点心。真是份份都好吃。北京的粤菜馆虽然也不错,但是和本地的比起来,或多或少还是差了点意思。

下午茶后,一个人带着雨伞从华南师大走到了珠江新城。一路上人流如织,汹涌澎湃。站在珠江对岸望着小蛮腰,才体会到现如今出来开会,已然变成了一种放松。独自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闲逛,无论多晚回去也没有问题,这是围墙外的人所经历的生活,也是围墙内的人偶尔会向往的。当然,也只是偶尔而已。

广州地处华南深

作者  | 2018-6-6 11:30:53 | 阅读(15)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近六一

2018-5-31 23:55:45 阅读15 评论1 312018/05 May31

作者  | 2018-5-31 23:55:45 | 阅读(1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啦啦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