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五月天

2018-5-21 22:52:29 阅读4 评论0 212018/05 May21

不知道为什么,五月初在机场写的BLOG一直无法贴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地方触发了敏感词什么的。真是令人遗憾……

上周在携程订酒店的时候,携程告诉我说有一些积分快要到期了。挑了半天,选了一把雨伞,另外运费也一同用积分抵消了。选雨伞的时候,才知道携程和网易一样,也搞起了诸如网易优品之类的东西,却从未见过宣传。心里不由暗想,真是低调。

雨伞发给了韵达,送过来后,北京便开始淅淅沥沥地下雨,从上周六下午开始。好在上午并没有下,这也就给了四位小朋友一上午嘻戏的时光。上幼儿园大半年以来,除了上学期有一次和班上的同学们聚在一起以排练节目为名喧闹嘻嘻,竟然没有机会和班上的同学们周末约出来玩耍过。于是乎,这样一个周六的上午,真的是玩开了。

岳母离开了一周,周五回到了北京,这也将我从Salt那里解放了出来。单独带Salt一周,倒也没有觉得特别累,却也感觉无力分身。忙碌之余,倒是也有了和Salt朝夕相处的一段时光。幼儿园上了不到一年,尽管还在小班,却也感觉到了Salt的成长。

上周收到邮件,年初写的一篇note被IJM接收了。八页纸的文章,审了大约三个月,倒是写了一些positive的话,修改了几条typos。如此顺利的发文章,上次应该还是JMSJ的时候。虽然virtual knot做的顺手,却也到了必须开拓些新局面的时候了。其实这件事,16年回国的时候就应该开始,念了一年半的braid group,晃晃悠悠就拖到了今年的春天。最近常和chen聊天,感觉KBSM和KBSA越来越有意思,整个图景似乎比当初想象地还要大一些。

五月还剩下

作者  | 2018-5-21 22:52:29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春末夏初

2018-5-16 9:06:42 阅读9 评论0 162018/05 May16

作者  | 2018-5-16 9:06:42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四月天

2018-4-28 16:55:30 阅读3 评论0 282018/04 Apr28

五一的假期,学校已经放了假,以运动会的名义。可惜Salt却还要正常上幼儿园,于是又了一种被坑爹的感觉。同办公室的彦老师已经携家带口奔赴金陵去吃鸭血粉丝汤了,我却要呆在办公室写BLOG等Salt放学后回自己家去。

是的,放假前已然没有了工作的动力。尽管似乎这个前的跨度相当的长。

前天幼儿园春游,去了一个以薰衣草文明北京的庄园。十分可惜的是,四月末的北京,薰衣草并没有开。庄园里放眼望去一片幽蓝的是一种叫做二月兰的植物。上周五午饭后在牡丹园闲逛时,彦老师展示了一下手机里那个能识别花花草草的App。这实在是对于我来说太有帮助的一款app,对于我来说,花儿大概分为小红花小黄花小兰花之类;而树则是分为大树小树和不大不小的树。

幼儿园的春游,大家都显得很兴奋。尤其是爸爸妈妈们,那是一种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参加学校春游的兴奋感。小朋友们则是一如既往的兴奋感,春游与否,倒是其次。尽管只是一场短暂的实际游玩时间大概不到四个小时的春游。庄园尽管在我看来十分地无趣,但是门票却是不菲。听导游介绍,樱花开放的时候门票要一百块一张。一时间,又有些觉得玉渊潭的好来。今年春天没有去玉渊潭,看看大家朋友圈的照片就知道周末的玉渊潭实在是人满为患。四月华盛顿的樱花也是眩目,所以也经常导致周边的酒店价格水涨船高。如此说来,武大玉渊潭,倒不如直接打飞的去日本赏樱,或许人还少些。

春游,游戏,野餐,拍照。Salt同班的小朋友们有好几位爸爸是有全画幅单反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是偷偷通过群翻大家的朋友圈看到的,如果没有关闭朋友圈或者没有开设诸如只显示最近三天之类的话。

作者  | 2018-4-28 16:55:30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人到中年?

2018-4-9 23:26:12 阅读6 评论0 92018/04 Apr9

二零一六年回国之后,当时刚过三十二岁。陶喆唱过一首《二十二》,所以三十二算是二十二之后第十个年头的事情。三十二本并不是什么太有纪念意义的年纪,完全比不上诸如十周岁,十八周岁,二十二周岁,亦或者会引起部分人避讳的七十三岁,亦或者八十四岁。当时刚从美国回来,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一方面是觉得可以见到家人,二来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无限的筹划。当年吴老师从西班牙回来的时候,同样呼喊过朝无限维进军的口号。当时看了,觉得很是振奋人心。

现在回来已经一年半有余,似乎现实比理想要更加骨干。

回来后第一年,给自己排了一些课,不算多,也不算少。在国内的一些偏理工的学校里,我知道高数老师的教课量还是挺大的,大概一周十二节课也没有太觉得过份的样子。二零一六的秋季学期开了一门六课时的高数,下学期除了一门六课时的高数另外还继续了中间间断了一年的直观拓扑。因为大学数学B是头一回上,因此备课花了些时间。此外,最费时间的莫过于辫群的讨论班。整本书念下来花了约一年半的时间,的确比开设之前预想的要费周章。当然,这些和做research的无力感都没有什么关系。

为了对抗这种无力感,我还是尝试了不少办法的。从换电脑桌面到换手机桌面,从改变办公桌的摆设风水到改变作息时间。正如你所预料的那般,这些统统都不怎么管用。不愿意花时间去做research,这个才是症结坐在。

大概约小半年前,我还自嘲这是中年危机的前兆,感叹自己慢慢也变成了自己以前所不解的一些渐渐没有publication的同行们……开始只是自嘲,渐渐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朝那个群体靠拢了。这种吸引力是如此地巨大,以至于找不到什么好的对抗方式。

作者  | 2018-4-9 23:26:12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3日

2018-4-3 21:37:50 阅读4 评论0 32018/04 Apr3

刚下课。

这一年给自己放假,连续两个学期都只有一门课,一周三个课时。这在常人看来,简直就是无比惬意而闲暇的事情。一周只需要上三节课,而且还是上过的课。简直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用来挥霍……

事实上,差不多就是如此。

上周末跟院里去了西柏坡。没有白去,至少知道了西柏坡在哪儿,二来也知道了西柏坡是做什么的。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近代史似乎有些过于匮乏了。

课间的时候,有两个大一的同学过来找我说想做本基。现如今,本基已经下潜到大一新生了……也许是想到了大二便可以申国创,这样大三做完国创,差不多也就有了本科毕设和出国申请的资本。也许是太久没有带学生,我几乎已经忘了上次带本科毕设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大概是一五年吧。唯一有印象的还是一四年带的两个本科毕设,也是直观拓扑班上的同学。有时候觉得,给本系同学上上课,还是大有裨益的。

上周五Chen过来将KBSM,我讲了一些KBSM最基本的事实。Chen讲了一些如果计算4-punctured sphere上KBSA的计算方法。大概是要用到一些SL(2, C)表示的特征标作为KBSA关系的限制。这两天在读lens space上KBSM的计算,老文章,发现自己对于framing总是有些搞不清楚……handle sliding也是一样~

GR II的确有些操作反人类的地方,不过用用还是慢慢越来越上手了。至少扫街真是利器~

作者  | 2018-4-3 21:37:50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31日

2018-3-31 1:21:01 阅读5 评论0 312018/03 Mar31

跟LT道过晚安之后,跑过来写BLOG。

三月最后一天的凌晨,明天便又开始了四月物语。下定决心今年的春天,一定要做出一些东西。不然真的就到了出去开会没有东西可以讲的地步了。下午喊了Chen过来讲KBSM,很捧场的,老板和赵老师以及邮件通知到的师弟们都到场了。讲了一些KBSM最基本的概念,Chen则是讲了加厚T-shirt上KBSA的计算,我才第一次知道character variety在确定KBSA的关系中的用法。念了一周的KBSM,感觉又要滚回去看cluster algebra了。

前天去美签,惊心动魄地过了。所幸遇到的是一个发福的黑人MM。有过一次被拒签的经历,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于是乎,整个面签前的准备都是揪心的。果不其然,我带过去的所有的材料一件也没有被查阅。只是一番chatting,然后最后结束之前忽然说了一句“please give me one minute……”这可真是心提到嗓子眼儿的时刻,所幸,还是过了。

入手了GR II。跟别人提起此事时,总是虚掩最近看到新闻说理光去年又亏了若干亿美金,GR III推出无望,甚至有濒临倒闭的危险。为了防止GR II变成绝版,干脆先下手为强。京东的价格比美国亚马逊贵了约四百,但是送了存储卡,清洁布和一个不小的三脚架。算来下,基本扯平了。中午午饭时试了试,高对比度黑白真是心头好。

今年热得特别早,也许是个暖春。

哦,四月~

作者  | 2018-3-31 1:21:01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2日

2018-3-22 0:01:56 阅读9 评论0 222018/03 Mar22

Salt上了两周的英语课。即便是我当初对于课外报班嗤之以鼻,在选择报英语班这件事情上,我还是选择了妥协。原本以为Salt对于英语课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事后看来,Salt似乎是一个比较随便的人。或者说,比较随和的人。幼儿英语的教程几乎照搬了北美的幼儿园的课程设置,第一感觉就是,口语化得厉害。第一课学的小儿歌the apple tree第一次读的时候好几次觉得有些语梗,也许是英语八股文学得太多的原因。

五月初要去DC参加Viro七十岁生日的会。于是乎,给自己定下了四十天rush的目标。最近除了自己正在看的cluster algebra,和苏老师准备做一做Mobius energy,和陈老师讨论一下Kauffman bracket skein module (algebra)。但愿三个programme都能顺利推进,之前的几个都推进得太失败了。

昨晚和Salt还有岳母出去散步。现如今,晚上哄骗Salt出门散步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了。昨晚去了人定湖公园,一个大众点评上五星好评的公园。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四面都是住宅包围的情况下,在四面几乎都不临街的情况下,中间居然有一个袖珍的小公园,尽管里面除了健步的老爷爷老奶奶,几乎就什么都没有了。哦,还有几个抽陀螺的大叔。陀螺是发光的,旋转,跳跃,看起来十分吸引人。我大概至少有二十年没有抽过陀螺这种东西了。现如今看来,陀螺几乎简直就是一个发泄型的成人玩具。

最近忍不住又开始在Dota上练分了,想要做到劳逸结合似乎还是挺不容易的。

2015-8-23 摄于新西伯利亚

作者  | 2018-3-22 0:01:56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2日

2018-3-12 20:54:12 阅读7 评论0 122018/03 Mar12

开学的第二周,终于赶在第一天 把Lee和Schiffler的文章看完了。这篇去年十月贴在arXiv上的文章建立了cluster algebra和Jones polynomial的关系。Jones当年最初是借由Hecke algebra,定义了一个braid上的Markov function,从而得到了一个新的不变量。随后,由skein relation,spanning tree,Chern-Simons theory,quantum group等方式纷纷给出了Jones polynomial其他的计算方式。另一方面,cluster algebra的历史则更为短暂。本世纪初,Fomin和Zelevinsky写了一系列文章引入了cluster algebra。这种借由某种递归的方式定义的“algebra”,最近的动机是给出Lusztig的标准基一个组合的诠释。但是近十来年发现,cluster algebra与quiver representation, string theory, Poisson geometry, algebraic geometry, combinatorics, representation theory, Teichmuller theory以及quantum groups都建立了联系。因此,发现cluster algebra和Jones polynomial的关系,其实并不令人意外。毕竟quantum group可以导出Jones polynomial。

目前Lee和Schiffler的文章处理了2-bridge knots,其中中间的桥梁是continued

作者  | 2018-3-12 20:54:12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2日

2018-3-2 22:05:43 阅读14 评论0 22018/03 Mar2

正月十五,元宵节。

Salt四岁之后,忽然变得十分复杂起来,内心情感和大脑思考复杂程度似乎上升了一个高度。以前和他说话的时候,还可以当小孩子对待,忽然之间,就有些需要把其当作小大人对待了。前两天接他的时候,照例要在幼儿园玩一会儿。思远的妈妈跟我说,Salt似乎在同学们中很受欢迎了,诸如许多同学们回家了都会提及Salt。这一时让我有些招架不住,毕竟我和孩子他妈都不是这个路线的人。这两天放学后都是和T一起玩,今天回来后,LT母亲跟我说看见T亲了Salt一下……

OMG!

一时间有些觉得自己简陋的恋爱史养成的经验有些不能应对Salt长大后各种需要面对的复杂局面……

下午去年教过的班上一位同学微信我说知乎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了,然后还有人在知乎上问如何评价知乎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回来后兴匆匆地打开知乎,发现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被ban掉了。真是有一股别人ban我,我就ban我可以ban的人的感觉。

2017-2-16 摄于涉谷

作者  | 2018-3-2 22:05:43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5日

2018-2-25 23:32:05 阅读16 评论0 252018/02 Feb25

昨天陪父亲去4S店修车,刷邮箱,刷到了一封rejection。尽管并不是什么好的杂志,但是毕竟连投带修折腾了将近一年。不想还是被拒了。如今回想起来,的确是当时修的时候没有太care其中一位审稿人的意见。结果被对方认为fellowship is narrow……感觉自己拖累了Jozef。

今天看到新闻,没想到看到了更加令人沮丧的消息。感觉全国的段子手都沸腾了,小熊Winnie真是无辜躺枪。

寒假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开学的日子。因为抢不到票,所以明天才启程返京。和Mohamed合作的论文终于要以一个残局的形式收尾了,而这距离当初我们决定要做这样一个事,已经过去了足足两年多的时间。不知道这篇结局会如何,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过年的时候,和博宇互相发微信祝福新的一年多发paper多拿funding。今天我没有funding可以申,博宇计划应该要申优青了,但愿他可以拿到。以前觉得做数学这种事情,如果以写文章为目的,未免有点太low。经历了一年多的不写paper的生活,感觉还是写paper才是对抗depression的办法,尽管也许并不是最好的。

回家呆了三个礼拜,生活完全回到了家乡生活的节奏。早上九十点起,出门吃个brunch,早餐是大连面,午餐是牛肉米粉,两家店挨着,吃完一家就可以跑去吃另一家。然后无事便在街上瞎转悠,晚上叫同学出来吃宵夜。这种神仙般的生活,过上几天便会感觉在北京的日子完全是另一个世界。那边有备课上课,读论文写paper,接送小孩上下幼儿园,租房同时还房贷,拥挤的地铁,熙熙攘攘的街道……而这边,只有完全的放松。这似乎有些太过于奢侈了。

作者  | 2018-2-25 23:32:05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啦啦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