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日志

 
 

三三四四  

2018-07-12 00:1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日的那天,LT微信过来说恭喜大家又同龄了。于是转眼就三十四岁了,这似乎是一个适合手捧保温杯,泡一点枸杞,发福身材支撑着一面微笑脸的年纪。

生日的那天,Manturov过来做报告。说实话,我并没有那么对Manturov感冒。一来,多少他是有一些nerd的影子的人;二来,我最近对于他propose的东西兴趣没有那么大了。尽管我可能还需要依靠virtual knot完成这一个过渡,但是这种舒适区的生活不正应该是中年油腻男力求避免的么?

Manturov这个月在CNU讲一个月的课。今年杰青的结果出来了,CNU基本上可以说在数学上碾压BNU了。这竟然多少有些激发起个人的使命感,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在十分消极的时候打一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Manturov跟我说他坚持要讲中文,书写也是中文。尽管他的中文有时候有一些词不达意,但是看见他捧着一本中英数学词典的时候,我也了然了他为什么可以在其实不那么大的年纪写了两三本书,写了近百篇文章了。换做是让我去俄罗斯用俄文写黑板做报告,几乎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那的确是太遥远了,我连英文都不利索,重新学俄文,而且是在性价比不太高的情况下,怎么想都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你瞧,这是多么典型的中年油腻男的想法:理性,功利,分析利弊,不去尝试遥不可及的东西,比如,理想或者信仰之类的。

丢火车,这支被一部电影影响的乐队,在那一首《火车日记》里唱到“还有谁在快乐的 坚持信仰?”

五月自己主动从IJM撤稿后,今天收到了另一篇文章接收的邮件。这算是第二篇未经修改直接录用的文章,上一次这种事情发生后让我觉得,国内的杂志真的不能投了。这次的事情让我意识到,友邻的杂志可能也要尽力避免了。这篇文章去年年初写好,在DM折腾了近一年,最终还是被很严肃的editor给拒了。过程很清晰,也很严谨,没有什么可说的。当我把这个事儿跟陈说的时候,陈表示十分惊讶。作为一个已经发表了两三片DM的人,陈觉得DM似乎是十分好发的。

去年杨老师的一位十分叛逆的学生对于3-strand Montesinos knots证明了slope conjecture。作为完全依靠自学完成的证明,我还是表示十分钦佩的。上周GLV贴出了一般的Montesinos knots关于slope conjecture的证明。里面十分明确地写道,过去关于slope conjecture的证明,几乎都是对于某一类knots,简单计算quantum side和topology side,然后直接比较结论。粗粗读了读,这篇文章不也是这个套路么……

院里今年新进的老师第一位已经来报道了,进驻了我们办公室,似乎比较怕热~就要放暑假了,一时竟有些怀念上个月在峨眉的日子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