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S CZY

czy's blog

 
 
 

日志

 
 

2018年03月12日  

2018-03-12 20:5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的第二周,终于赶在第一天 把Lee和Schiffler的文章看完了。这篇去年十月贴在arXiv上的文章建立了cluster algebra和Jones polynomial的关系。Jones当年最初是借由Hecke algebra,定义了一个braid上的Markov function,从而得到了一个新的不变量。随后,由skein relation,spanning tree,Chern-Simons theory,quantum group等方式纷纷给出了Jones polynomial其他的计算方式。另一方面,cluster algebra的历史则更为短暂。本世纪初,Fomin和Zelevinsky写了一系列文章引入了cluster algebra。这种借由某种递归的方式定义的“algebra”,最近的动机是给出Lusztig的标准基一个组合的诠释。但是近十来年发现,cluster algebra与quiver representation, string theory, Poisson geometry, algebraic geometry, combinatorics, representation theory, Teichmuller theory以及quantum groups都建立了联系。因此,发现cluster algebra和Jones polynomial的关系,其实并不令人意外。毕竟quantum group可以导出Jones polynomial。
目前Lee和Schiffler的文章处理了2-bridge knots,其中中间的桥梁是continued fractions。continued fractions和2-bridge knots的关系是熟知的,和cluster algebra of surface type的关系是由snake diagram给出来的。整篇文章看下来,大概的意思就是Jones polynomial和某种specialized F-polynomial对于2-bridge knots给出的递归计算公式是一致的。背后想想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可以挖一挖。
昨晚散步的时候买了这期的《三联生活周刊》。有时候会忍不住想,《三两生活周刊》和《外滩画报》真是代表两个城市不同调性的最好诠释。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